李梦瑶张晨宇张宗泽小说已完结 香烟爱上火柴全文完结章节阅读地址

李梦瑶张晨宇张宗泽小说已完结 香烟爱上火柴全文完结章节阅读地址

言情小说 2018-10-26

李梦瑶张晨宇张宗泽小说已完结,叫《香烟爱上火柴》讲述了公公和儿子儿媳妇一起生活的感情故事,当初在小儿子结婚的时候,张宗泽本来也是想和小儿子儿媳妇住在一起,结果...小编为您带来了香烟爱上火柴全文完结章节阅读地址,一起来追书吧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香烟爱上火柴完结阅读地2章

一向对恋情守口如瓶的柔姐居然公开晒幸福,真是活久见……”盼盼一边啃马卡龙,一边感慨,跟看电视剧似的。两人好登对,比偶像剧还梦幻。
马卡龙味道很甜,可不及他们的恋爱甜蜜,空气中都散发着浓浓的狗粮味儿。但这口狗粮,她吃的心甘情愿。
“这么帅的男朋友,早就该晒了。”苗苗也是一脸羡慕。
换做其他人,她说不定会有点嫉妒什么的。但官柔是个好女人,她只有羡慕和祝福。
见叶舒萌压低着脑袋,盼盼用肩膀轻轻撞了她一下。“你觉得柔姐的男朋友怎么样?是不是特别迷人?”
叶舒萌望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因为他们亲密的身影会刺痛她的眼。“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柔姐有男朋友,你不高兴吗?”她的反应好奇怪啊。盼盼形容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叶舒萌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高兴?她现在心痛得要窒息了。
是她亲手残忍地结束了他们的关系,可她没想到池南川转身就和官柔复合了。他是故意报复她,还是他对待池明曦以外的女人就是这么随便?她们都只是他的玩具,他心血来潮了,就随便挑一个来玩弄,不喜欢了就丢一边。
他说想和她重新开始,也只是一句冲动的话吧?她却当真了。
鼻子酸溜溜的。
现场对她而言就像个炼狱,炽烤着她的心。
“你怎么一口没动?”
“我不喜欢吃甜食。”
“哦。”盼盼舔了舔嘴,眼睛发亮。“不吃太浪费了,我帮你吃吧?”
叶舒萌递过去。
“那我真吃了,你可别后悔。”盼盼忙不迭接过来,开始吃吃吃。
马卡龙这么贵,不吃简直是暴殄天物嘛。
“你们慢慢吃,我去搬东西。”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她宁愿当个逃兵。
一旁。快被嫉妒酸死的齐芸不停跟经纪人吐槽。
“我就说她背后肯定有人捧,你还不信。什么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打拼,都是假的。要真靠实力,我才应该演女一号。”
女明星之间的攀比风气本来就很重,齐芸这段时间倒霉,就更是看不得别人好。
若官柔背后的金主是个脑大肥肠的老男人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么出众。风度修养那都是一等一的,一看就是豪门世家出身。这样的男人,哪怕是跪舔,她也愿意啊。可怎么就轮不到她身上?
官柔已经二十七了,对女人来说不是一个年轻的年纪,对女明星而言更不是,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
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她命途多舛,用身体取悦了很多老男人才争取到了女二这个角色。
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齐芸很不甘心,见叶舒萌搬着大箱子从她面前经过,一气之下伸腿绊了她一下。
叶舒萌本来就萎靡不振,一不留神被她绊倒,整个人栽倒在地,幸好用双手撑了一下,不然脸着地肯定破相的。
箱子里的东西滚了出来,掉在了齐芸脚上。
“你有没有长眼睛。瞎了吗?”
齐芸的尖叫声吸引了全场目光。
叶舒萌半趴在地上,手掌心磨破了,出血了。可她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除了心痛,身体其他部位都是麻木的。
“叶舒萌,你故意的是吧?你还以为背后有秦少撑腰呢?他早就不要你了,你还嚣张个屁?”齐芸一股脑撒气,越骂越起劲。“你没看早上的新闻吗?秦少已经和影后好上了。人家是影后,你呢?你只是一个小助理,连根毛都算不上,你配和人家比吗?”
齐芸的骂声又高又尖,所有人都看着,有点同情叶舒萌,但又不敢为她出头。
当众被骂,叶舒萌脸上火辣辣的。因为她知道那么多双眼睛里,有一双是池南川的,他正看着她受辱。
她不在意出丑,她真正在意的是在他面前难堪。
眼睛很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齐芸第一次骂哭她,更得意了,越骂越难听,什么侮辱人的话一股脑全都飙出来了。声音要多大有多大,外面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池南川望着那道背影,她在发抖,他能感受到她的痛苦。
她只有他能欺负,其他人敢碰她都是找死。
池南川眉心一紧,正准备上前,叶舒萌先一步跑走了。
齐芸狠狠出了口气,别提多痛快了,一脸趾高气昂。她完全没想到,就因为刚刚那几句话,会彻底毁了她的演艺生涯。
叶舒萌一口气跑出片场,上气不接下气,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
不许哭,叶舒萌,你争气点,不许哭!
她对自己强调。
委屈什么?生气就反击啊,就像以前那样,她不会被任何人欺负。狼狈逃跑算什么?故意装可怜给谁看?
他已经有官柔了,怎么可能在意你的死活?
说不定他还暗暗觉得很解气呢。
叶舒萌狠狠鄙视这样懦弱的自己。
不争气的泪水流得更凶了,模糊了她的视线,一滴滴滴落在地上。
“你就那么点本事?”
脚步声和男人的嘲弄同时传来。
叶舒萌忙抹了把泪,把脸别过一边。
“你平时的牙尖嘴利都哪去了?一个那样的女人也能把你骂哭?”
齐芸丑恶的嘴脸,池南川恶心得都不愿再想一次。她的好日子已经彻底到头了。这部戏杀青后,他会让她尝尽身败名裂的滋味儿。
他很少针对一个人,尤其是女人,这次却想大开杀戒。背后的原因他不想细究,但她的眼泪让他烦躁。
“我没哭。”叶舒萌哽咽。
“没哭,那你眼睛里是什么?脑子进的水吗?”
她已经够难受了,为什么他就不给她一点余地?她都已经躲开了,他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叶舒萌捏紧拳头,咬牙切齿地强调。“我哭没哭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现在倒知道凶?刚才怎么就忍气吞声?”池南川用奚落掩饰心头的烦躁。能够伤害到他的女人,怎么可以被其他人随便欺负?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还是你认为我比较好欺负,所以你只敢对我张牙舞爪?”
“你说够了没有?能把你的嘴闭上吗?”叶舒萌瞪着他,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眼里充满了抵触。“你和官柔复合就是为了刺激我?你真是无聊透顶。”
“刺激你?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
池南川,自尊心多强的一个人。哪里允许她裸地拆穿他的目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往他心上捅刀?不可原谅。
等等。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复合?”
难道她早知道他和官柔的事?她突然那么绝情,也是因为这个?
池南川心头燃起一簇火苗,但迅速被无情扑灭。

精彩试读

听见盼盼的尖叫,叶舒萌才看了一眼,才发现小臂上真的肿起了一个很大的红包,不像是蚊子咬的。
“刚刚在草丛里被一只虫子咬了。”她皱了皱眉,有点痒。当时她一手拍死了那只虫子,没怎么在意。
“该死的虫子,太讨厌了。”盼盼忙帮她涂了点驱蚊水。
又过了一个小时,红包越肿越大,叶舒萌整条小臂都肿起来了,吓坏了盼盼。
“你肯定是被很毒的虫子咬了,得赶紧去医院。”
“没那么严重,一会儿去药店买点药。”
“这还不严重?你别不当回事啊,你没看早些天微博上说,有个人处理小龙虾的时候被蛰了一口,没过几天就死了。这种季节很多蜱虫,被蜱虫叮一下更惨,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
叶舒萌被盼盼说得心慌慌。
“现在马上去,别耽搁了,我去帮你跟柔姐请假。”
叶舒萌没来得及拦,盼盼就跑掉了,她只好跟上去。
官柔看了眼叶舒萌的手臂,也吓一跳。“怎么不早说?赶紧去医院。”
“谢谢柔姐。”叶舒萌避开了池南川的目光。
去医院也好,可以逃离他,她正庆幸……
“我送你。”池南川起身。
“南川?”官柔微愕,“你不是说等我一起回去吗?就剩下两场戏就可以收工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叶舒萌忙摆手。
“我有事。”池南川轻描淡写,睨了一眼叶舒萌。“走吧。”
官柔莫名,刚刚也没听他说有事,怎么这么突然?
“我……我自己能行的,真的不用。”
“顺路而已,别想太多。”很冷淡的声音,他没多说什么就先走了。
叶舒萌还站在原地不愿走,她宁愿肿得整条手臂都废掉也不愿和他待一块。
见状,官柔只好收起自己的怀疑,微微一笑。“既然顺路,你就坐南川的车吧。回到酒店给我条短信。”
叶舒萌怕继续拒绝会惹人怀疑,只好点点头。“嗯,好的。”
……
迈巴赫沿着山路一路往下。整座山黑漆漆的,只有对面偶尔有车经过,车灯从池南川脸上掠过,忽明忽暗。
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
叶舒萌下意识地捏紧安全带。手臂越来越痒了,但不能挠,非常煎熬。
车子开上公路后,她忙说。“前面放我下来就行。”
池南川冷冷睨她一眼,语气也是冷冷淡淡的。“你想手臂废掉?”
“废掉就不用当池太太了,也算因祸得福。”叶舒萌小声嘀咕。他这样的完美主义者,又很要面子,绝对不会要一个只有一只手臂的女人。
但没想到他耳尖居然听到了,冷笑一声。“那也只是一只手的池太太。”
“……”他神经病啊。
“放我下车,我自己打车。”
“知道么?你有时候真矫情。”
“我矫情?”叶舒萌被这两个字刺激到了,扭头狠狠瞪他一眼。“我怎么矫情了?”
“都送到这了,才说要下车,那你刚刚就不该上我的车。”
这人……完全不讲道理,还倒打一耙!
“我没有求你送我,是你自己非要多管闲事。我拒绝过你,但你不当回事。”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口是心非?”
“我口是心非?”叶舒萌瞠目结舌,简直恨不得几个白眼翻到外星球去。
没见过像他这么颠倒是非的!
冷笑,她的声音又冷又硬。“你放心,在讨厌你这件事上,我绝对不会口是心非。”
她就这么讨厌他?她就这么喜欢唐慕言?
他究竟有哪一点比不上唐慕言?
池南川更恼了,差点直接撞上了对面的大货车,吓得叶舒萌大惊失色,尖叫。“小心——”
刚刚差点就撞上了。
她整张脸发白,瞳孔还大大睁着,惊魂未定。“你会不会开车?你想死吗?
“你很怕死?”黑暗衬得池南川的脸更像个残忍的魔鬼。
“就算死,我也不想和你死在一起!”
她不想死后还要被他阴魂不散地纠缠。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黄泉路上做一对鬼夫妻不也很浪漫?池、太、太。”他磨牙,加重最后三个字的发音。从齿缝间磨出的声音,叫人不寒而栗。
叶舒萌现在就快被“池太太”三个字折磨疯了,这提醒着她悲惨的处境,也让她懊悔自己愚蠢透顶的决定。“别再这么叫我!”
“为什么不?或者你比较喜欢唐太太这个称呼?呵,可惜另有其人了。而你,不过是试图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你闭嘴!”
叶舒萌恼羞成怒。
怎么有男人的嘴巴这么恶毒?每一句话都像沾了毒药的箭,刺得她的心千疮百孔。
她的脸一会儿被他气得通红,一会儿被他伤得惨白。
而他始终维持着同一个神情,就像一个恶魔,他的使命就是伤害她,让她万劫不复。而他自己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他是冷血的。
“不想听吗?如果不想听,那就别做那些丢人现眼的事情。勾引一个有妇之夫是没有好下场的。尤其你还挂着池太太的头衔,连我都被你一并羞辱了。”
说来说去,他都是考虑自己,考虑他的男性自尊有没有受到伤害。
她和官柔在他眼里并没有任何不同,都只是他的玩具罢了,一件附属品。
叶舒萌愠怒,反唇相讥道:“没有人稀罕当什么***池太太,我就是这样水性杨花,专门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现在是,以后也是,我还有大把勾引慕言的手段,而且我这个人没有羞耻心的,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你不想被拖累,那很简单,离婚协议上签下你池南川高贵的名字就可以了。以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就当没认识过。”
她一口气说完,气也不喘,就像一只尖锐的刺猬。
这会儿池南川的脸已经完全阴沉下来,和窗外的月色融为一片,但他没有发怒,反而冷笑起来。“你这招激将法不错,不过对我不管用。”
叶舒萌的眉头拧成一团,彻底无语。“是你自己说我让你丢脸了。你知道我喜欢的慕言,你甘心戴着绿帽子?难道你没有尊严吗?”
“一个没有尊严的女人跟我谈尊严,你可真幽默。”
“……”叶舒萌完全说不出话来。她试过跟他讲道理,没用。试过激怒他,也没用,还反而被他羞辱得体无完肤。
他就是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她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她气恼间,到了医院。
叶舒萌气冲冲地摔上车门,头也不回。走进医院,挂了个皮肤科。
整只手臂已经肿成了一个大馒头,而且超级痒,叶舒萌心塞得慌,而且非常烦躁。
人善被人欺,就连虫子都嫌她还不够惨,害她大晚上进医院。如果虫子有眼,应该去咬池南川那个混蛋,最好咬得他破相,免得他继续用那副皮囊迷惑女人。
“咬多久了?你怎么才来?下雨天千万不能去树林里,草丛都不行,现在晚上挂急诊的大多数都是被虫子咬的。”值班小护士一边帮忙处理伤口,一边道:“如果不及时处理,严重的还可能发生细菌感染,化脓了更麻烦。”
池南川扬着眉梢,一副“听见没有,让你拖到现在”的表情。

李梦瑶张晨宇张宗泽小说已完结,以上就是小编为喜欢的读者,带来的香烟爱上火柴全文完结章节阅读地址,追书的朋友,不要错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