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迷离》完整版全章节在线阅读地址 婚途迷离小说全章节目录已完结

2018-06-10

《婚途迷离》完整版全章节在线阅读地址——我们母子大手牵着小手,赤着脚又来到小溪边,溪边的小水盆中,莫子谦帮强强捉的小鱼在欢快地游动。 强强蹲在溪边,看我弯身捞鱼。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婚途迷离在线阅读

莫子谦抱着强强好半天才进来,小人儿脸上挂着比太阳还灿烂的笑容,又变成了一个阳光宝宝。
用过早餐,莫子谦便带着强强在后院里玩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后院对着的是绵绵群山,不容易被人发现,我那天第一次来的时候,莫子谦也是在后院带着强强玩。
后院有一条小溪,莫子谦光了两只脚,踩在溪水中,带着强强捉小鱼。我在远处的石阶上静静地瞅着,只愿这一刻时光静好,让强强永远沐浴在这幸福温馨的时光里。
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李嫂拿着莫子谦的手机匆匆跑了过来,“先生,思思小姐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莫子谦刚才还盈满笑容的脸上,倾刻变了颜色。
他一把将强强从溪水中抱了出来,大步来到我身边,将强强放在我面前,一边拿过李嫂递过来的手机,匆匆便走。
“你什么时候回来?强强会找你。”
我心里一阵发涩,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知道,你先照顾强强。”莫子谦已经没有心思理会我们。
我忽然为自己感到好笑,什么时光静好,那都只是在没有思思的前提下。
“阿姨,叔叔还会回来吗?”
强强星星般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浓浓的落寞。
“会的,别担心。”
我拉起强强的小手,“阿姨带你去捉小鱼。”
我们母子大手牵着小手,赤着脚又来到小溪边,溪边的小水盆中,莫子谦帮强强捉的小鱼在欢快地游动。
强强蹲在溪边,看我弯身捞鱼。
碗那么大的小网兜,伸着长长的把儿,被我拿在手中,看有鱼儿游过来,便趁势一捞,几次失败之后,真的留住了几条小鱼。
强强拍手欢叫,“妈妈好棒!”
小人儿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喊错了称呼,只是沉浸在这简单的喜悦来,小脸上全是灿烂的金子般的光。
我嘴角绽开一缕笑窝看着我的儿子,我为他每一次情不自禁唤出的妈妈,而欣喜。
儿子,妈妈期待你,真真切切地把我当做妈妈的那一天。
晃眼,一个整天便过去了,日光已经西斜,莫子谦人影未见。
强强开始变的落落寡欢,垂着小脑袋坐在小凳子上,满脸落寞,“叔叔怎么还不回来?强强想叔叔了。”
这么些天,一直是莫子谦在照看小人儿,小人儿对他已经产生了深深的依恋,潜意识里,或许已经把他当成了爸爸。
但是莫子谦呢?他在他女儿的身边。
我摸摸强强的脑瓜,柔声道:“强强,叔叔有事情要处理,他也想强强,但他必须把事情处理完才能回来,明白吗?”
“我知道,是思思姐姐摔伤了,叔叔在照顾她,我会等叔叔回来的。”
小人儿记住了他有个姐姐叫思思,已经一口一个姐姐地在叫了,我心里一阵哀伤,天真的小家伙,他不知道,那个叫思思的姐姐,或许根本不会认他这个弟弟。
天色已经黑了,莫子谦还没有回来,我带着强强早早睡下了,睡着的时候,还在想,如果莫子谦明天一早还不回来,我要怎么去上班,我不可能把强强独自留在这儿。
不知过了多久,困意迷朦的我,感到一阵阵窒息,似乎被人勒住了脖子,我出不来气,便用手去掰,我没想到的是,我真的摸到了一双手,那双手正死死地掐着我的脖子。我猛地睁开眼,看到李嫂正面目狰狞,双手扼着我的喉咙。
“你……唔……”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李嫂想要掐死我,我只是出于本能的想要叫出声来,两只手拼命地去掰李嫂青筋暴跳的手,这个白日里面目慈祥,还为强强掬过一把同情泪的女人,她竟然要杀死我。
“你就别挣扎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的家人死,那个姓陈的抓了我的儿子和女儿,我不能让我的儿女死,所以我一定要掐死你!”
李嫂一边狠狠扼着我的脖子,一边自言自语地咬牙切齿。
我的心头猛地一惊,是陈丽嫣。她又开始作祟了,怪不得这个白日里还一脸慈爱的女人,此刻会对我痛下杀手。
“妈妈!”
强强突然叫了一声,小人儿也醒了。
他看到李嫂满脸青筋,面目狰狞,双手狠狠扼着我的脖子,强强立刻扑了过来,小手拼命去掰李嫂的,“不要杀我妈妈!不要杀我妈妈!”
“阿姨!”
李嫂狠狠地一抬腕将强强挥开,“滚开!”
此刻,那个对强强曾经很慈爱的妇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慈祥。有的只是狠狠掐死我的欲望。
强强被她挥了个跟头,小身子一下子就滚到地板上去了。不知磕到了哪儿,强***叫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这一幕像是万把钢针突然扎在我的心上,我双眼血红,拼尽最后一口气,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那里藏着一把刀。我摸到那把刀,毫不犹豫地刺进了李嫂的胸口。
自从那天胡也明突然闯入,我抱着强强躲进暗室之后,便时刻担心着胡也明再来,我去厨房拿了这把刀放在枕头底下,以防万一,没想到今天,就是这把刀救了我和强强。
刀子捅进李嫂胸口,李嫂惨叫一声松开了扼在我咽喉处的手,身形哐当往后一倒。
我顾不得自己是不是杀了人,从床上一跃而起,几乎连滚带爬地来到床铺的另一边,强强已经昏迷了,额头好大的一个包,但没出血。
我一把抱起强强,又找到手机,我飞快地拨打着莫子谦的手机号。
那边一直没人接听。
我抱着强强便往外跑,身后传来李嫂呻吟似的声音,“跑不出去的,房子已经被我点着了。我掐死你们我也活不了,所以我点了一把火。”
我的脑袋轰然一下,心底刹时一片寒凉。
李嫂早就抱着必死的决心,知道掐死我们,她定然没有活路,所以便给自己选择了一把火了结生命。
此刻,我站在卧室门口,我看到的是凶猛的火光,外面厅里所有的木制品都已经燃着了,火苗正肆意地爬过来,浓浓的烟雾向我们母子伸出魔鬼的爪子。
我抱着强强,被那浓烟呛得一阵咳嗽,立即关上了房门。一直没有被挂断的手机突然被人接通了,里面传来莫子谦低沉的声音,“喂,说话?”
我的神智被唤回,我对着手机,发出凄厉的声音,我说:“莫子谦,我和强强,今日是被你害死的!”
手机跌落地上,熊熊大火魔鬼一样爬上了卧室的门,我听到实木门被燃着,发出的噼啪声响,我抱着昏迷的强强跌跌撞撞地跑到床边,将强强放在床上,我将床单一把扯下,用牙齿奋力地一咬,床单咬开一个口子,我便就势一撕,床单就这样被我撕成了好几个长长的布条。
我把这些布条首尾相连,打了死结,然后将一端系在强强的身上,我抱着他来到窗子边,从窗子将他小小的身形,用布绳一点点的顺了下去。
从这里到地面,约摸五米高度,我小心地操纵着手中的布绳,一面急切而仔细观察着强强落地的情景,直到他小身子平稳的落在地面上,我才松开那布绳,一脚蹬到窗台上,奋力往下一跳。
咯吱一声,落地的一刹那,我听到左腿处传来的脆响,我的骨头折了。可是我顾不得,我一瘸一拐地走到强强身边,将他身上的布绳解下,把那仍然昏迷中的小人儿紧紧地抱在怀里。
一辆辆消防车呼啸而来,打破了这山间夜里的寂静,不知是谁打了消防电话,这地方,除了偶尔过来度假的人,长住户没有几家。而莫子谦派来守着别墅周围的保镖一个个踪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