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医生你比星辰更美好第5章

陆医生你比星辰更美好第5章

言情小说 2021-03-05 16:18:06

陆医生你比星辰更美好第5章

陆医生你比星辰更美好第5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3-05

连雪雅告辞的时候,把便当盒交还给了陆梓晨。

“陆医生,这是上次你给我的那碗皮蛋瘦肉粥的餐盒,因为看着像家里的餐具,所以我洗干净了,还给你,谢谢你的粥,很好吃。”

陆梓晨接过,连雪雅又忍不住问:“可以问一下你那个粥是哪里买的吗,味道真的很棒,我也想以后早餐去买那个粥。”

那碗粥的味道她一直记得,后来去了C市,酒店早餐很丰富,有着各种粥类,紫薯,玉米,山药粥,然而她吃来吃去,总觉得不如那天早上陆医生给她的那碗。

陆梓晨看她一眼,“那个粥外面买不到。”

“嗯……”

“那是我自己煮的。”

他这句话瞬间让连雪雅美丽的嘴唇张成O型,她是真的很吃惊,陆医生居然会煮粥?陆医生还会做饭?

视线落在男人那双修长温润的大手上,那双手洗得很洁净,指骨分明,白皙,想到这双手既可以拿手术刀又可以拿菜刀,连雪雅就觉得好神奇。

“主任,我给你买了饭,你怎么在这儿?小陈他们到处找你。”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室内的两个人都从这种互相注视的氛围里醒神。

连雪雅站起身,发觉是那天见过的那个年轻男医生,对,叫方俊。连雪雅看着他的胸牌,想起来了。

“连小姐,你在这儿。”方俊看到连雪雅,有些惊喜,露出粉丝的崇拜神情。

“我可以跟你合照吗?”方俊忽然掏出手机。

连雪雅有一些腼腆,但仍点了点头。

“你新剧的海报真好看,名字叫《细雨倾城》对吧,我一定会看的。”方俊满满的粉丝言论,陆梓晨为他狗腿的样子感到无语。

连雪雅笑起来,她的笑容浅浅的,这一笑融化了她身上那种冰雪的气质,让她看上去甜美可爱,如此别样的一面,让方俊看着她的笑容不由得呆了。

“方俊。”陆梓晨喊他。

“啊。”方俊羞涩地回过神,就听到他的主任道:“要拍照片就快拍,连小姐同意了。”

“哦哦。”方俊憨憨地应着,急忙调整手机拍照效果,举着选择了和连雪雅合适的角度,一边拍一边说:“连小姐你放心,我不会把照片放到网上的。”

连雪雅对着他的手机,再次泛起笑容。

取好药离开医院,已经是午后两点,连雪雅看着晴朗的天空,心情也跟蓝天白云一样平静明朗。她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何菲给她来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家里。

“怎么看了这么久?”

“嗯,医院临时遇上一些事,陆医生很忙,我就等了一会儿。”连雪雅解释说。

“专家就这样。”何菲在电话那边从善如流的回答,“反正你今天没什么工作,现在都看好了?”

“是,菲姐,配了药,这次是一个月后再去。”

“一个月?那时候你该在C市了吧,可不能回来看诊了呀。”

“没关系的,我可以在空的时候跟剧组请假,飞回S市就好了。”

“你行啊,看个病而已,迟些就迟些了。”何菲倒是没想到她这么积极。

“这个还是要遵医嘱,毕竟陆医生是那么认真的替我治病,没道理我这边掉链子。无论什么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种态度都不行的。”连雪雅很坚持。

“你说的也有道理,乘这次碰到好医生,就把这病给根治了吧,以后再没头痛困扰。”何菲爽朗一笑。

“谢谢你,菲姐。”连雪雅听着她爽朗的笑声,心也跟着轻松起来。

“谢我什么啊,你这个傻丫头。对了,这个周末陆先生会来找你。”

她这句话让连雪雅怔了一下,“你是说陆老板?”

“对啊,还有哪个陆先生。咦,我忽然发现你那位陆医生和我们老板一个姓啊。”何菲笑起来。

听到陆星河要来的事,连雪雅没那么轻松了。

“他……有什么事?”

“这我也不清楚了,可能是找你有事谈吧,总之到时候你看见他别太惊讶,他跟我提了一下,我把你公寓的密码告诉他了。”

挂断电话,连雪雅没刚才那么好的心情了。周末陆星河会过来。其实陆星河和她并不是外界所谣传的那种关系。

除了一年前他借酒浇愁的那夜,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那样近距离相处过了。

这一年里,她忙着穿梭在片场,进行各种训练,参加各种站台活动,拍摄广告杂志封面,此外时间就是窝在各个剧组。

她和陆星河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偶尔见面了,也只是把现在的状况汇报给他听,而陆星河则是告诉她,他接下来给她准备的工作。

经过这一年,连雪雅已经想要把她和陆星河的关系梳理清楚。她不能再缅怀过去,去强求那个曾经爱她的陆星河回来。

在去看病之前,是她状态最糟糕的一段日子,疲劳累积到顶点,心里虽有模糊的念头,又茫然的不知该如何处理,也许也是缺乏勇气。

他们之间没有未来,从一开始就失衡的关系,他不会把她看作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女友,也绝对不可能娶她。

她很清楚他现在这样全力打造她的缘故,只是为了跟杜薇薇示威,某种程度算是他的报复而已。

而她也已经不想再纠结于过去的痛苦里。但是有一些不同的是,最近这几次她见到陆星河,对方对她的态度似乎不像从前。

没有了那种戏谑和轻慢,反而像是重新审视她,比过去认真了许多。这让连雪雅猜不透,也隐隐有些不安,为陆星河这样的改变。是以他现在每一次接近她,都令她有些不想面对。

她在陆星河面前总是做不了自己。从年少时那个为情所困的女孩,为他离乡背井漂流到S市,后来作为小助理一直看着他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的那些痛苦,到后来他出言捧她,所有的所有,感情早已变了质。

曾经她迷茫过,不知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也沮丧疲惫,觉得无路可走。

而现在的她,第一次意识到如果把这些过去全都抛掉,她的生活会有怎样的改变。

她的想法慢慢坚定了,她不愿再和过去的自己纠缠不清。她要开始新的生活,对陆星河的那份情,也该彻底结束。

周六下午,连雪雅将车开进地下车库。刚刚她外出去采购了自己想要准备晚餐的食材。虽然出去购物对她来说不怎么轻松,但光在公寓的超市里,还是没法买到自己想要的所有东西。

并且逛着外面的市场,有着平时所没有的乐趣。连雪雅只觉得自己现在的便装技术应该高明了许多,总之她很顺利地采购到了想要的东西,下了车,她迈着轻松的步子,准备回家。

但不远处一辆熟悉的黑色保时捷却让她身形一僵。

那是陆星河的车子,她不会认错。

漆黑的特质玻璃窗,也不确定车里的男人有没有看到自己,何菲把密码告诉了陆星河,陆星河可以随意进出她的家。

想到等下他很可能上去找她,连雪雅回家的步子便迈不动了。当看到那扇车门有被打开的迹象时,连雪雅下意识地有些慌,猫了身子,慌乱地打开旁边一扇车的车门。等她反应过来,才发觉这不是自己的车,她没有按车钥匙,但怎么门就能开了呢?

视线对上一张蹙眉的俊脸。

“陆医生……”连雪雅讷讷地唤他。

她在慌乱中居然上错了陆梓晨的车。

而陆梓晨显然一副要外出的样子,只是还没启动车子,连雪雅突然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视线相对,连雪雅往身后一瞥,果然看到陆星河已经往电梯那边走。

“帮帮我,不要赶我下去。”连雪雅看着陆梓晨,小声求助。

陆梓晨朝她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那张年轻俊美的脸庞,让他不自觉地微微皱了眉。

连雪雅窝在陆梓晨身旁,当陆星河经过他们的时候,更是把头往陆梓晨那边靠了靠,动作很像是偎进了陆梓晨怀里。好在陆医生美人在怀,依旧坐怀不乱。

等到陆星河上了电梯,连雪雅才舒了口气。

“谢谢你,陆医生。”她的表情有些迷茫,在想自己接下去的时间该去哪里度过。

陆星河现在就在公寓里等她,她是万万不能进去了。在这个城市,她没有可以联络的朋友,那么要在外面消磨掉时间的话,会不会被人发现?还有她也不确定陆星河什么时候会走。只是,她现在并不想见到他,也不想和他相处。

“那是你不想见到的人?”陆梓晨安静的声音响在她耳边,连雪雅从跑远的思绪里回过神,看着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他现在去你家了?”陆梓晨问。

“嗯。”连雪雅轻轻咬住唇,不知道陆梓晨会怎么想她。一个男人,可以随便进出她的寓所。

“那是公司安排的寓所,那个人,是老板……”

“那你算是无家可归了?”

连雪雅抬头,正好对上陆梓晨帅气的挑眉,“我准备去看电影,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陆梓晨的话,仿佛是她的救赎,连雪雅的眼睛亮了亮,马上点头。

陆梓晨看她这副模样,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觉,让她系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车子驶到电影院,陆梓晨却没没有停下,反而顺着原路转了弯,离开了电影院。

“不去看电影吗?”连雪雅有些疑惑。

“想了想今天是周末,电影厅人多,你进去的话应该很困扰吧。”

连雪雅不出声了,陆医生果然是面冷心细的男人,但她觉得很过意不去:“会不会打乱你的安排?”

“没关系,反正就是单身汉的周末自娱而已。”陆梓晨淡然的口吻里有些自嘲。

连雪雅被他的语气逗笑,心也跟着轻松起来,转而问道:“陆医生,原来你还是单身?”

“连小姐,我看上去很老吗?”陆梓晨揶揄她。

“不,当然不是,我只是……”连雪雅词穷,觉得陆梓晨完全误解她的意思了,“我只是想,你这么优秀,还没有女朋友……”似乎越说越囧。

“再怎么优秀,和能不能遇到有缘人是没关系的。”

陆梓晨说了句让连雪雅觉得很感性的话,她想了想,点头表示认可:“也对,这个世上最难的就是遇到有情人。”

陆梓晨看着她有感而发的样子,神情有点呆呆的,萌萌的,不禁说道:“连小姐,有人说过你和外表完全不一样吗?”

“嗯?”连雪雅转头看他。

“就是你的外表冷冷的,看上去很不好接近,实际上接触下来,觉得你是个很单纯的人。”陆梓晨沉稳的声音,让连雪雅的心跳快了两下。他把她看那么清楚?

“很多人都说我是坏女人。”她失意的声音就这样落入他耳中,这句话里饱含了委屈和落寞,竟让陆梓晨觉得有些心疼。

“不了解你的人说的话,不必放在心上。”陆梓晨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他并不怎么擅长安慰人,淡淡的言语听上去还是很威严。但连雪雅却明白他是在安慰自己。

她想了想,微微一笑:“其实陆医生,你也是这样的人。”

陆梓晨怔了一下,心脏突突一跳,怎么就转到自己身上了?

陆梓晨带连雪雅来到了一间格调雅致的时尚书吧。

“这是我朋友的店,这里很清静,我跟他打个招呼,我们可以去包间待着。”

连雪雅很喜欢这里,像森林一样清新的店,店里面摆满了各种形状奇特的书柜,但各个架子的书各有主题。

墙壁上是意趣生动的抽象化作,整个店就给人感觉色彩和生动,充满阳光。

店里人不多,连雪雅随着陆梓晨走进去,到了二楼的各种主题包间。

陆梓晨带她去的是一间蓝色海洋主题的房间,连雪雅一进去就被清新的蓝白色调吸引,更意外的是还有各种大型的鱼缸,里面各种海珊瑚还有小小的热带鱼儿在畅游。

“这里真漂亮。”连雪雅感叹说,这是一个完全可以让人放松身心的所在。

“老板是我在医学院的朋友,当年他主修的是心理医学,毕业后他却没从事心理医生的工作,而是开了这家店。但是你看得出,这里面的设计都是他运用了心理元素,所以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连雪雅点点头。

门开了,礼貌的服务生给他们送了果茶和果盘。

服务生给他们带上门后离开,陆梓晨绅士地起身给连雪雅倒茶,连雪雅立时闻到一股香橙和茉莉花交织在一起的香气。

她捧着茶,专注地望着那透明的琉璃杯里泡着的那个小香囊。

“如果你嫌闷的话,可以选本书看,书架就在你身后。我来这里经常会安静地看会书,或者直接晒会儿太阳。”

连雪雅再一次为陆梓晨的体贴和细心感动,她摇了摇头:“我不闷,我很喜欢这里,谢谢你,陆医生。”

见陆梓晨没有看书,连雪雅便出声说:“陆医生,你见多识广,在那么多病人里,一定有失忆的病例吧。”

陆梓晨微微一怔,看着连雪雅点了点头,“是有这样的病人。”

“如果一个人,遭遇车祸,脑部受了创伤,而失去了某一段记忆,他真的再也不能想起来了吗?”

“这个要分情况。人脑的构造原本就精密复杂,脑创伤也有很多复杂的情况,失忆的现象更不能一概而论。”

连雪雅的脸色有些落寞,“我知道的,很久以前我找过很多这方面的资料。知道失忆分很多种情况,有的人是忘记部分事情,但他的专业知识和能力都还在,有的人是会忘记和某些特定东西有关的记忆。还有的人就比较不幸了,受创之后,他的记忆出现问题,可能只能记得某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等过了时间,循环往复又都不记得了。听说最短时的记忆,只有一分钟呢,人脑是很神奇的。”她静静地说,声音变得有些忧郁起来。

“那是短时记忆的病症,医学上叫做short-termmemory,保持在一分钟以内的记忆,被认为是处于感觉记忆与长时记忆之间的一个阶段。这些病人很不幸,短时记忆的保持时间在无复述的情况下只有5~20秒,最长也不超过1分钟。”陆梓晨声音低沉的解释。

“如果变成这个模样是最不幸的,那部经典的电影初恋五十次,里面的女主角就是这样吧,她只能记得一天的事情。但她最幸运的是,拥有一个深爱她的老公。”连雪雅望着他:“陆医生,我跟你讲个故事吧,是我最近看到的一个剧本。”

陆梓晨安静地坐在对面,倾听着她的诉说。

“有一对恋人,他们在大学里相遇,那时候男生大四,女孩大二,他们遇见了,并且爱得非常浓烈。”

陆梓晨望着连雪雅的脸庞,在日光的阴影里,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脸上写满了哀伤和痛苦。他明白这并非什么剧本,而是她在讲自己的故事。

“后来,那个男生毕业了,回到自己的城市,但他和女孩说好,会接女孩过去,等她毕业他们就结婚。他们分隔两地,却依然甜蜜地相爱,每天都会发短信聊视频。但有一天,男生忽然不发短信了,约定每晚打电话也失约了,过了几天,女孩忍不住打过去,告诉她的都是电话号码是空号了。她很害怕,第一反应是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女孩相信他们的爱情,也根本没去想男孩会变心的可能。”

“接下去的一个星期,她都联络不到他。女孩不能再等下去了,她跟学校请了假,背着简单的行礼就去了人生地不熟的s市。那是座繁华的大都市,她凭着男孩曾经留给她的联系方式,找到他家,被那华丽的别墅给吓到了。门卫根本不让她进去。”连雪雅讲到这里,淡淡一笑,那笑容很淡,却有化不开的愁苦,陆梓晨的心脏痉挛了一下。

“好心的门卫大叔看她可怜,在日头底下站了一个下午,便告诉她说,这家的少爷出了车祸。现下正躺在医院里。女孩吓坏了,终于知道了男孩不和她联系是出了事故,就像她一开始担心的那样。

她想尽办法央求门卫大叔告诉她男孩所在的医院。大叔对她说她知道了也没用,那是vip病房,她根本进不去。但女孩还是固执地去了。结果当然……”连雪雅停下来,声音静了静:“那是s市的梅雨季节,女孩淋了一下午的雨,也没能进去。后来她停留了好几天,拼命央求着,可是医院的保安还是把她赶了出去。”

“之后她见到了一个贵妇人,她是男孩的母亲。她要她离开这里,别再阴魂不散地纠缠,不然就抓她去警察局。”连雪雅呼吸一窒,“女孩跪下来求她,恳求她让她再看男孩一眼,她说她什么都不要,只要确认男孩安好。”

“那夫人却无动于衷,轻蔑地对她说,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让他有事。他唯一有事的就是和你这种女孩扯上关系。她让她滚,否则就不再客气。”

“女孩已经在s市待了十来天,她请假的时间和带的旅费都让她不能再继续耗下去。她回到家,和父母讲了s市的情况,她还在担心着男孩,想要休学过去陪他。

那时候她太忠于自己的爱情,割舍不下这份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的爱,她甚至觉得这是她人生里仅此一次的爱情。她想要在离男孩最近的地方,确定他安然无事。”连雪雅苦笑了一下,“很傻是不是?”

听着她自己都有些嫌弃的声音,陆梓晨默然不语。

“她终于鼓起勇气去跟学校休学,不顾父母反对独身一人去了s市。也因此,父母怒及攻心之下,跟她断绝了关系。女孩初到s市,身无分文,吃了很多苦才在这个大都市安顿下来。她租了老街区的棚户屋,那是一个阴湿的地下室,连抽水马桶都没有。”连雪雅顿了顿,吐出一口气,手指在温热的茶杯上轻轻一颤,问陆梓晨:“很无趣的故事是不是?”

“后来呢,她见到男孩了吗?”陆梓晨轻声问她。

连雪雅点了点头,“见到了,却是一个完全把她忘记的男孩。”她忧郁迷茫的视线望着陆梓晨:“陆医生,就是我问你的失忆病症。他完全不记得她了,也不记得他爱过她,甚至都不知道有她这样一个人。”

“所有我想问,失忆会不会好?”

陆梓晨看她抱着茶杯喝了口茶,仿佛在汲取温暖,他想了想说:“你讲的这个男生的情况,他是由于出了事故,脑损伤而造成的失忆。这样的失忆情况,通常分为暂时失忆和永久失忆。暂时性失忆是由于大脑受到外界的剧烈碰撞,造成脑积血,血块压住部分记忆神经导致失忆。等到手术后放出血后,就会恢复记忆。

但也有些损伤是会造成永久性失忆的,即男生的脑损伤令他的部分记忆损毁遗失,如同电脑储存的资料消失。打个比方,磁碟毁损,再也找不回来。当然,这得看他拍摄的各种医学影像才能判断。”

“这之后过去六年,男孩还是什么都没记起来。看来他是永久性失忆了。”连雪雅看着他的眼睛,神色低迷。

陆梓晨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了某种心灰意冷的绝望,他温声道:“这不一定。不过暂时性失忆的病人,在遭受周遭很大的压力下,越想要记起来,越容易造成身心崩溃。如果意识发生改变,便会从损伤失忆转为心理性逃避的失忆,医学上称为心因性失忆症。这样的话,他想要记起来就更困难了。”

连雪雅似乎不想再讨论那个人还能不能记起来,她笑了笑:“这是个很无聊的剧本是不是,而它的狗血剧情还没结束。”

陆梓晨轻轻蹙眉,略有些不解地望着她。

“过了一年,女孩找到了一份助理的工作,而让她担任助理的那个雇主,居然是男孩的新女友。当然了,他们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女孩每天工作都会看到男孩,看着他用她熟悉的温柔语调,满腔爱意地去爱另一个人。”

连雪雅深吸口气,自嘲地摇摇头,“这个剧本真的无聊透了,抱歉,浪费你的时间,让你听这么无趣的故事。”

“不,我还想听下去,后来,那个女孩怎么样了?”陆梓晨望着她问道。

连雪雅听着他温和的声音,心颤栗了一下。

“女孩最初还傻傻地期待男生能记起来,想要守着他们爱情的诺言。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她越来越绝望。有一段日子,她过得太糟糕了,甚至想过用那种不负责任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像那天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个病人。”连雪雅的视线落到陆梓晨身上,“她的爱情实在太卑微了。在男孩跟他女友分手的那天,她怕他出事,偷偷跟着男孩,结果却被他当成是别有用心的女人。而后,他想到了一个报复女友的方式,就是把女孩这个小助理,扶上和他女友一样的位置。”

陆梓晨已经完全听明白她的故事,连雪雅讲述的就是她自己。

而他恰好认识故事中的几个主要人物,或多或少都是他生命里的过客。人生何处不相逢,他想到这句古语,心中有些沉重。

她爱过的那个男孩应该就是陆星河,对得上时间,陆星河确实大学是在异地的H大求学。而他在毕业那年发生了车祸,至于失忆的事,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他和陆家基本无太多往来,除了在H市的时候,陆星河曾数次去他舅舅家找他,做传声筒告诉他,父亲想要他回去的意思。

但他对陆星河这个人,有种很微妙的感觉,每每看到他,他就会想到自己的母亲曾经抱着他怎样泪流满面的情形。告诉他爸爸不要他们了,他有自己的家人,他爱那个女人,也爱那个女人为他生的孩子。

至于连雪雅故事里那个傲慢的贵妇,陆梓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许清秋本人。

那个女人,一直眼高于顶,精于算计,从小三上位,到坐稳陆太太的位置。把他母亲这个痴情的傻女人,欺负到最终自杀收场,这样的女人,对付连雪雅这样一个单纯脆弱的女孩,本就信手拈来。

陆梓晨在第一次见到连雪雅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孩有故事,却从没想过,这个故事是如此的沉重跟痛苦。她应该吃过很多苦,也尝过太多心酸。

想到这些,他再次看着面前的连雪雅,心中有份莫名的牵扯……

连雪雅没想到自己会跟陆梓晨度过这么长的时间,他甚至招待她用了晚餐,晚餐后,陆梓晨又驾车驶到了海边。

连雪雅一点都不会质疑陆梓晨的用意,她发觉自己和陆梓晨待在一起总有种安全的感觉,那仿佛是心灵深处的安宁。连雪雅把这归咎为陆梓晨的职业,大概因为他是医生,又是自己的主治医生,她才会那么放松吧。

连雪雅跟着陆梓晨下了车,这里是s市著名的海滩长廊,通常游人都在南面,那里才是旅游的胜景。而陆梓晨选择的这面,倒是鲜少有人。

连雪雅虽然在s市待了几年,也来过不少次海滩,却还是第一次知道海滩长廊还有这样静谧的一处地方。

“我很喜欢来这里散步。”

她听到陆梓晨沉稳磁性的声音,伴随着哗哗的海水冲着沙滩,那听觉分外触动人心。

“好心情,坏心情,都会来这里走一走。”他们慢慢沿着海滩前行,连雪雅的视线落在陆梓晨留下的脚印上,月光照着男人颀长英挺的背影,他整个人仿佛被渡上一层柔光,就像一个梦,是女人们梦中的救赎。

“曾经有过一下午在这里听海潮的经历。”他淡淡一笑,眸光落到连雪雅身上。

“嗯,海潮的声音很好听,莫名的让心情平静下来。我以前……”连雪雅怔了怔,仿佛犹豫了一下该不该说,却还是看着陆梓晨的眼睛,继续道:“我失眠严重的时候,曾下过一个睡眠软件,那里面全是录制的海水拍到礁石海滩的自然声响,有一段时间,我只能靠着它入眠。”

陆梓晨并没有多说什么,连雪雅的心也跟着松了松,这时候她感觉背后一暖,是陆梓晨将他的外衣披在了她身上。

他什么时候察觉她冷的?

“谢谢。”她的脸颊微烫,不明白自己为何心跳咚咚激烈了起来。

“很晚了,想回家吗?”陆梓晨声音温和地问她。

连雪雅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如果家里还有让你为难的人,就直接告诉他你的想法,不要让自己难受。”陆梓晨低沉清悦的声音像大海一样沁入她心底。

“是的,陆医生,我也打算这么做。”连雪雅深吸一口气,告诉他自己的勇气。

“有事的话,可以来找我,我就在你隔壁。”他深邃的黑眸望着她,那眸里温柔的暖意,让她感到了某种守护。

连雪雅回到公寓的时候,陆星河还没有走。

看到她,陆星河一双霸气的俊眉就皱起来:“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手机也不带。”

“抱歉,陆先生,我不知道你要来。”

“最好让何菲再教教你规矩,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做了艺人要有自觉。”陆星河的语气里不自觉带着公司老板的威严。

连雪雅看着他,发觉他真的已经不再是她怀念的那个学长了。

“我很感谢陆先生对我的栽培。”连雪雅冷静地回答他,“也会记着自己的身份,不给公司惹麻烦。”

陆星河闻言怔了一下,视线落在连雪雅身上,心里忽然觉得有点气闷:“我并不是来教训你的。”

不知怎么,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的羽翼下变得越来越光芒四射,他心里竟然有种微妙的、难以说清的情绪在悄然滋长。

过去一年,她有多努力他是知道的,他改变了对她的看法,她并不是他认为的那种唯利是图的女人,她是真的喜欢演戏。

那么她说的那句我喜欢你,又有多真呢?

陆星河在心里咯噔一下,只觉连雪雅这个名字什么时候在他心里变重了,重到他要分心去思索。

“《细雨倾城》你的戏份要拍三个月,接下来的工作也定了,后天有个试镜,你准备一下。”陆星河看着连雪雅,今日的她穿了件白色的棉衫和淡蓝色的长裙,看上去竟分外的温柔。

这种气质和连雪雅一直以来给他的清冷感觉是突兀的,什么时候开始,她在他眼里竟变得柔和了?

陆星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立即不快地抛开这个念头。

他是她的老板,会对这样一个女人心动的他,才是疯了吧。

想到此,他微冷的语气越发有些僵硬:“这次是江照雷导演的新作,江照雷什么地位,不用我说了吧,试镜的时候可别搞砸。若是江照雷不满意,接下去你就等着被雪藏吧。”

他轻哼一声,似乎对连雪雅很不满。

连雪雅自然不懂他突然莫名其妙的脾气,只知道从她在酒吧安慰他的那夜起,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个爱钱又会耍手段的女人。她只是他用来报复杜薇薇的一颗棋子,这样一想,似乎他无论什么态度都是理所当然的了。

“是,陆先生。”她淡淡地回答。

陆星河认为自己该走了,但想到他方才在屋子里发现的药,便蹙眉道:“你在看心理医生?”

连雪雅怔了一下。

“我看见你药柜里有镇定的药物。”

“不是心理医生,只是神经科的医生,我睡眠有点障碍。”连雪雅回答他。

陆星河听了,心里莫名松了一下,临走前还是加了一句:“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何菲,公司会给你安排最好的医生。”

陆星河走后,连雪雅找到手机打给何菲,何菲优雅精干的声音立刻劈头盖脸向她砸过来:“连雪雅,你刚刚去了哪里?居然敢手机也不带,你知道老板给我打了多少电话吗?也不能用定位,还派人到处找你……”

等她生动地把今天的情况讲了一遍,连雪雅大致从她的话里听出了陆星河很生气,陆星河在到处找她。

“菲姐。”她轻声唤她。

“什么事?”何菲干脆利落地问她。

“以后,可不可以……请陆先生不要来我公寓,我是说……如果他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直接去公司见他,公寓毕竟是我的家,我觉得不太方便……”她斟酌着把自己的想法讲完。

电话那头的何菲倒是怔了一怔。

连雪雅要和陆星河划分得那么清楚的意志,让何菲吃惊。

她原本以为连雪雅是喜欢陆星河的,他们之间有暧昧,却未到外界谣传的包养地步,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菲姐,我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听不到何菲的回答,连雪雅温声问她。

“也不是,我只是有点吃惊。连雪雅,这是菲姐第一次问你,你老实告诉我,你和老板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也没有,我从前……暗恋过他,但现在已经放弃了。”连雪雅对何菲说了心里话。

“那他培养你……”

连雪雅苦笑了一下,“并不是外边谣传的我是他的新欢,但要向杜薇薇示威的意思,或许有那么几分。他只是不甘心罢了,我以前是杜小姐的助理,他或许想看看我这个小助理,可以在演艺圈走多远,会不会有胜过杜小姐的那天。”

何菲听明白了,心里难免有几分唏嘘,“好的,菲姐知道了,以后陆老板有事的话,我会给你安排。尽量不让他随意进出你的公寓,这样可以么?”

“谢谢菲姐。”连雪雅十分感激何菲。

“傻丫头。”何菲笑着嘟囔了一句,“对了,你应该已经听说江照雷导演的新戏试镜了。”

“是的,陆先生刚才交代过。”

“江导上一部作品还是五年前,这次他复出的新作必然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你要试镜的是这部电影的女二号,剧本还没有全部完成,但已经给了我们你试镜的那部分。等下你收一下微信,我发给你。”

“是什么样的作品?”

“很有意思,古装,你要扮演的角色很有可塑性。男主角相当于你的长腿叔叔,而你这个魔女却对他有着非分之想,会和女主角抢夺他。”

连雪雅想了想,“不会是又要被人骂的角色?”

“哈哈哈哈哈,”何菲爽朗地笑起来,“这看你的塑造了,拿捏好了没准会让观众掬一把眼泪呢,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