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癌男友第6章

直男癌男友第6章

言情小说 2021-03-03 11:58:11

直男癌男友第6章

直男癌男友第6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3-03

对于自己不被女生待见这件事,顾浅本人看得很开,老话说嘛,木秀于林而风必摧之,谁让她长得这么漂亮呢。

和顾浅不同,闺密苏雪冬尤其反对她这种抛头露面,没事给自己招黑的行为。在顾浅手撕长舌妇一事传遍九栋后,苏雪冬恨不得每天把顾浅拴在身边,生怕顾浅又去四楼找姚静的麻烦。

“你知道现在九栋的女生都怎么说吗?”

某个寻常的上午,苏雪冬一边忙着化妆,一边对顾浅娓娓道来:“她们说你被周宇甩了,心生怨恨,所以狗急跳墙去找姚静出气。”

“你没看最近的论坛热帖吗,上面还有扒你被郁柏言包养的实锤呢。”苏雪冬哈哈大笑,“我这个闺密真是白当了,还得委委屈屈跑到论坛了解你的恋爱动态。”

“我和郁柏言那是萍水相逢!”顾浅咋舌,“天啊,现在造谣都不用带脑子的吗?”

“你以为呢,嘴皮子长在人家身上,红口白牙一碰,当然是人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苏雪冬白她一眼,“女人,面对现实吧,你是平定不了这些流言蜚语的。”

“而且你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很多女生宁可相信姚静造谣,也不愿意相信你说的实话。”苏雪冬长叹一口气,“你说说你,本来就有这么一张高调的脸,做事就不能低调点吗?怪不得没朋友,活该!”

“这不是还有你嘛。”顾浅往苏雪冬身边蹭了蹭,讨好道,“请问冬冬小仙女,下午我们上什么课呀。”

苏雪冬瞟了一眼课程表,催促她:“一会儿上传热学,你快点收拾收拾,我们马上就走。”

“这节课好几个班一起上,我怕没座。”说着,苏雪冬冲她挑挑眉,压低声音道,“而且学委昨天在班级群发通知,说传热学老师出国做调研了,临走时向学校推荐了一个特别帅的研究生学长,由他给我们代课。”

“怪不得,平时你都素颜上课,今天居然化妆了。”顾浅一下看透她的小心思,调侃她,“可是,万一那个学长一点也不帅,你不是白费劲了?”

“但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啊!我们要早点去,坐前几排。”苏雪冬对着镜子抿抿唇釉,背上挎包就要走,“快快快,别磨蹭了,我还得帮对面寝室的几个女生占座呢。”

传热学教室在化工学院楼三层,因为距学生寝室太远,所以一向是迟到现象最多的一堂课。可是今天,顾浅万万没想到,她和苏雪冬提前半个小时来教室,居然还是没抢到前排座位。

果然帅哥的力量是无穷的。顾浅感慨着,顺势选了个靠窗的座位,把书往桌子上一扔,冲苏雪冬道:“别找了,我看这儿就挺不错的。”

“这里太偏了,视线不好。”苏雪冬摇摇头,看起来不太满意。

“行啦行啦。”顾浅拉她坐下,揶揄道,“你是看不到黑板,还是看不清大屏幕呀?怎么就视线不好了?”

苏雪冬这才委委屈屈地坐下,抱怨顾浅:“我就说今天该早点来吧,哼,这回看不到帅哥了。”

“放心,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帅哥又不瞎,不会因为隔着几张桌子就看不到你的。”顾浅漫不经心地安慰她。

到底是怎样一个大帅哥,能让能源学院的女生这么热情高涨?顾浅坐在窗边想入非非,一边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机壳。一阵风吹过,手机壳夹缝里轻飘飘地掉出一张便笺来,是那天郁柏言留给她的电话号码。

还随时联系呢,她这种女神级的人物,怎么可能再拉下面子联系他嘛。顾浅暗暗想:早知道就应该主动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他,让他主动。

“郁柏言!”苏雪冬惊呼道。

“我知道。”顾浅拿起便笺塞回手机壳里,突然好奇,“你怎么知道这是郁柏言写的?”

“不是!”苏雪冬用手肘碰碰她的胳膊,十分激动,“快看讲台!郁柏言,是郁柏言给我们代课!”

顾浅怔了半天,再一抬头,果然看到讲台上站着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穿纯黑色西装裤,外加白衬衫,拿着教案的手骨节分明。再往上看,深邃的眼睛、挺拔的鼻子和薄唇,那张熟悉的俊脸,和记忆中一样好看,顾浅不由得从心底感叹一句——

“还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讲台上的郁柏言环视四周,仅仅一眼,便在数百人的大教室中锁定顾浅的身影。

她今天穿了酒红色吊带裙,香肩半露,薄施粉黛,衬得整个人冰肌玉骨,肤若凝脂。看着看着,郁柏言忽地脸色一沉:传热学这节课男生众多,她怎么敢穿得这么暴露?

看郁柏言这锅底灰一样的脸色,底下的学生暗道不好,能源学院有一条不入流的老规矩——讲师心情差,十有八九就要课前提问。

“各班学委,人都到齐了吗?”郁柏言冷着脸,问道。

几个学委异口同声:“到齐了。”

唰唰唰几声,郁柏言翻开教材,顺手把点名册往桌上一拍:“好,那我们现在开始课前提问。”

教室里嘘声一片,四面八方响起热闹的翻书声。

顾浅倒是不慌不忙,那个点名册上只有学号,没有姓名,她就不信了,哪能那么巧啊,郁柏言总不会第一个就点到她吧?

“0337。”

0337是谁,三班37号?顾浅刚要低头继续玩手机,突然如遭雷劈地抬起头——三班37号,那不就是她吗?

有缘千里来相会,果然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叫你呢。”苏雪冬暗中掐她胳膊,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快起来啊。”

顾浅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等着讲台上的郁柏言下达审判。

郁柏言看起来并不惊讶,他瞟了一眼教材,发问道:“你来说说,影响对流换热的五因素。”

什么五因素?对流换热,学过吗?顾浅哭丧着脸,坏了,自己平时上课光顾着溜号玩手机,从来就没认真听过!

郁柏言瞥她一眼,说话时尾音上扬:“不会?”

顾浅不好意思和他对视,目光躲闪着点点头。

“那换个简单的,你说一下对流换热的特点吧。”郁柏言这次连教材都没看,接着诘难道。

顾浅低着头偷瞄他,脸颊通红,小声道:“也、也不会。”

坐第一排的同学敏锐地注意到,这位老师的脸色似乎比刚才更差了。

郁柏言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脸上有稍纵即逝的无奈。良久,他才拿起签字笔在点名册上重重画了一笔,问:“什么名字?”

明知故问!顾浅在心里咆哮,装什么装啊,他分明之前见过她的。

“顾浅。”她答。

反正丢人是板上钉钉的事,顾浅已经不在意自己还能出多大的糗了。

“对流换热相关概念,抄二十遍。”郁柏言顶着一张冰山脸,把点名册重重往桌上一撂,皱眉看着顾浅,“至于你,赶紧坐下,别挡着后面同学听课。”

大教室里传出学生的嬉笑声。

顾浅红着脸坐下,余光瞥见那张写了电话号码的便笺。不,不对!这根本就不是那天冲她微微一笑,好说话的郁柏言!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