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恋爱番茄第6章

甜甜的恋爱番茄第6章

言情小说 2021-03-01 17:19:59

甜甜的恋爱番茄第6章

甜甜的恋爱番茄第6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3-01

期末复习期间,一般陈桉桉都是拒绝和夏霁同框出现的。


中文系的考试范围历来是“整本书全都是重点”,复习强度很大,而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没有办法好好地复习。


图书馆有些远,陈桉桉就在11号楼平时上小课的教室里看书。上个学期期末,夏霁跟着陈桉桉一起过来复习,并排同桌坐了才三天,陈桉桉就把他赶走了。


因为夏霁有很严重的强迫症和整理癖,他一坐在她旁边就先四下打量,再站起坐下,忙了一会儿后叫她上旁边座位坐一会儿,然后开始动手给她收拾起东西来。


果皮、废笔、碎纸片都被抠出来堆到一边,书本按照大小厚薄排列,整整齐齐地摞着往桌子上磕着,发出声响。


第一天,陈桉桉还深感欣慰:最起码以后我们家的家务不用担心了。


可第二天他还是这出,第三天又是这出,陈桉桉觉得烦。她是个一旦认真地做什么事情就会全情投入、不能分心的人,夏霁这样,她没法专注,就让他别再跟过来了。


当时夏霁幽幽地看她一眼,深意满满:“行吧,知道你是想‘小别胜新婚’,那我这几天省着点儿体力。”


陈桉桉:“……”


这次期末复习没有夏霁的尾随,一切都看起来很和谐。她刚翻了几页书,耳边就响起两道魔音般的摞书声,是坐在旁边的汪年发出来的。


汪年当然不会像夏霁那样折腾来折腾去,只是一听到熟悉的声音,陈桉桉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


高二那年夏日的某一天晚自习,她从外面洗了脸回教室,一进门,任天一就喊她坐在旁边的位置上教她做题。班里一直有这个习惯,晚自习的时候可以自由换位置,陈桉桉从乱糟糟的书桌里翻出要写的练习册,拿着笔坐到任天一的旁边。


那个夜晚很闷热,窗户大开着,能听见蝉鸣声,还能听到什么东西轻轻地磕着书桌的声音。


可陈桉桉咬着笔解一道有关摩擦力的物理题,完全没心思管那到底是什么声音。


思绪回转,她翻出手机发了条微信。


【陈可爱:咱们读高二的时候,你同桌是谁来着?】


【任大二:你男人啊!这你都不关心,太冷漠了吧!】


当时她确实没怎么关心。


按照道理,她占了夏霁的座位,那夏霁当时进教室时自然而然就坐在了她的座位上……然后帮她收拾了桌子。


她事后看见干净整洁的桌子还以为是田螺姑娘干的呢,没想到是个田螺小哥。


陈桉桉弯眼笑了笑。


【陈可爱:你高中就帮我收拾桌子,你怎么会这么好心?】【夏猪蹄子:毕竟以后你都归我了,桌子先归我习惯习惯也好。】


陈桉桉把他的备注改成勤劳美貌田螺小哥。


【对方正在输入中……】


【勤劳美貌田螺小哥:不过当时上手之后还是有点儿后悔,这以后得多累,可是自己看上的姑娘跪着也要伺候着,忍忍吧!】陈桉桉愤愤地把他的备注又改回去了。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2.0


陈桉桉在某些方面先天性迟钝,夏霁斟酌了整整一分钟才发出的那一条消息她两天都没觉得哪里不对,继续认真地复习,和他玩异地恋。


一个在女寝3号楼,一个在男寝5号楼。


“夏霁!你小女朋友来了!”


解剖室门口有相熟的师兄喊了一声,夏霁将还没戴上的手套放回去。


医学院的楼下有一棵高高的樟树,陈桉桉就站在树下等他,脚尖无意识地踢着石子,他抚了抚心脏乱跳的胸口,脚步坚定地走了过去。


“不是要玩小别胜新婚的异地恋吗?这么中间见一见,到时候就不新鲜了。”


陈桉桉仰着头看他的眉眼,一张巴掌大的脸因纠结皱成一团……看起来比平时更小了。


“夏霁,你高中就喜欢我了?”虽然想想挺匪夷所思,但她把夏霁那句话拆开,像做最难的阅读理解题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分析,再组合到一起,提炼中心思想,最后得出这个结论。


夏霁脸上没多少表情,只点点头。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你和任天一说过,高中不早恋。”


陈桉桉笑嘻嘻的:“这你都知道,你那时候是不是每天关注我的动向,记录我的日常,打听我的喜好,记在小本本上?”


“那倒没有。”


陈桉桉笑不出来了,夏霁捏着她的手按自己左胸口那个最炙热的地方,温柔又认真地说:“都记在这里了。”


我知道你最喜欢吃巧克力和芒果干,知道你每天六点起床,在操场上散步时会听一小段课文朗诵,知道某某班的某个男生给你写的情书被你随手塞进乱七八糟的桌肚里,然后我趁着换座位帮你收拾东西时一一销毁……


这些我都有好好地记住,也好好地准备着。那个高三,在复习课本之余,我也在一遍遍地复习着这些。


我做好所有准备,才放心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楼下人很多,陈桉桉脸红红的,这个时候她应该感动得哭泣的,但她哭不出来,因为她还没能把那时候的夏霁和深沉暗恋她的田螺小哥联系上。可她也不能这么尴尬地杵着,就生硬地转了话题:“你待会儿做什么?”


夏霁本来也没指望缺根筋的人能有什么反应,随口应道:“这学期解剖学结课,楼上有只兔子还在等我。”


陈桉桉:“……”


“本来是老鼠,但我不杀你的兄弟姐妹。”


属鼠的陈桉桉:“……谢谢你全家。”


“咱们是一家的,别这么客气。”


这个话题还是不太友好,陈桉桉又转了一个:“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太高了,平时走路都有点儿晃,想找个人中和下我的高个儿基因,看来看去,你最合适了。”


“……”当她没问。


陈桉桉被夏霁送回11号楼时还是气鼓鼓的,刚进教室的门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夏猪蹄子:因为你可爱。】


可爱到每一次见到你,我都会比见别人时慢一拍移开眼。


慢的拍子积累,视线就本能地在你身上停驻。


因为你可爱,所以我爱你。


因为我爱你,所以你可爱。


3.0


自从知道了夏霁很早就暗恋自己,陈桉桉在彻底消化并接受这个事实之后很是膨胀。


用汪年的话说,她现在整个就一河豚成精了。


事实已经是既定的,那很多蛛丝马迹现在就有迹可循了。


就比如,那个三番五次喊陈桉桉去教室做题的任天一,平时不学习,整天除了看小说就是萌男团,但那阶段恨不得天天晚自习拉她去学习,这个动机就很可疑了。


再比如,班里有饮水机,每周要换组去搬水,每次轮到她那组时,夏霁他们几个不上早自习,而是去操场跑步的体育生在上楼时就会“顺路”把水拎回来。


还有……


【任大二:别说全班,全年级估计都知道夏霁喜欢你,就你不知道。就算他不说,但凡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就你没看出来。学委大大,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榆木脑袋。】


【陈可爱:你到底是在骂我没长眼还是骂我笨?】


【任大二:都有吧!】


【陈可爱:……】


把手机扔到一边,陈桉桉卷起被子把自己裹成蝉蛹,努力地想着跟夏霁有交集的过去,像一个在悲苦宫斗剧里努力凑CP来嗑糖的追剧党,虽然糖少得可怜,但每想起一点就甜得嘻嘻笑着。


自己造的糖,吃起来就格外甜,甜到忍不住的时候就想拉个人分享,所以深更半夜,夏霁看到她的消息。


【我的陈可爱:你当时怎么忍得住不说呢?】


有很多次,他确实是忍不住,尤其是在不开眼的小子给她写情书的时候。


可他有什么办法呢?


反正他们迟早要在一起,他忍一忍、等一等也没关系。


全校中文系的期末考试科目最多,拖到考试周最后一天才结束。每学期期末,夏霁都会等她考完,然后夏家的车来接他们一起回家。


考完的那天,陈桉桉寝室按惯例去吃一次假期前的散伙饭,夏霁寝室只剩下郭铭昊一个在,本来就是同一个高中出来的,就跟着去凑热闹了。


热腾腾的火锅,一圈人围在一起,主要攻击对象当然还是陈桉桉和夏霁这一对。


汪年回想了一下,每次问陈桉桉的恋情八卦,她都是不知道三连。


夏霁什么时候喜欢你的?


——不知道。


夏霁怎么跟你表白的?


——没表白。


夏霁的吻技好吗?


——滚呀!!


汪年对夏霁那张冷冷的脸还是有点儿犯怵,以前就算一起吃饭时也不敢怎么发狠问,这次有郭铭昊在,那就不一样了。


那边无限膨胀的陈桉桉指挥夏霁给她涮毛肚、涮虾滑,夏霁修长的手拿着长筷子照着做。汪年眼珠子滴溜一转,凑到郭铭昊身边。火锅店人声嘈杂,没人听见他们的八卦对话。


“咱们夏老大对桉桉还真是体贴,哎,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郭铭昊喝了一口冰可乐:“其实吧,凭着夏霁那个长相,高中喜欢他的女生能组个加强连,但凡他笑一笑,正常的女生没几个不会有好感的,偏偏陈桉桉不太正常,她就感觉不到他的心意,所以他最后就想了个主意……”


郭铭昊把所谓的“一日情侣”计划告诉汪年,汪年听得嘴角直抽搐:“陈桉桉就信了这个邪,第二天还真的把夏老大扔一边了?一点儿不舍都没有?”


“夏霁早就料到了,所以才有掰断电话卡这一出。啧,校园爱情里,处处都是阴谋。”


汪年感叹:“夏老大不仅体贴,还智商超高,真是羡慕桉桉……”


那边令人羡慕的桉桉眼看着夏霁把涮好的东西码了一小碗,然后越过她放在了他自己的面前,愉快地吃了起来,气得脸都大了一圈。


汪年心道,就夏霁这个性格,换成她,早就分手八百回了,是脸好看都撑不下去的那种。可陈桉桉就算生气,也是幸福气,眼睛都弯着。


这俩人真是神仙恋爱,凡人羡慕不来。


出了火锅店,夏霁扯着陈桉桉去了对面街的一家店,要了一份鸡汤。


陈桉桉一晚上就从清汤锅里捞到两片菜叶子,拿起汤勺就着夏霁的唠叨吃了起来。


“你这个胃一吃辣的就要犯病,还偏要吃,你以为拉着你室友一起,我就没法管你了是吧?真是天真无邪。下回你要是再撺掇她们往火锅店走,你过后连鸡汤都没得喝……”


陈桉桉肠胃特别柔弱,一吃火锅就要难受好几天,可还控制不住偏要吃,两个人刚在一起不久,她就倒下过一次,夏霁为了照顾她在校外租了一个月房子,一个月之后,她胖了五斤。


为了不变成猪,她坚持回寝室去住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住时,夏霁那个平时清清冷冷的人就变得和大尾巴狼一样,逮到她就没完没了地啃,她不光身上胖,嘴也跟着肿,搞得汪年每次上课看到她都响亮地吹起口哨。


所以他们还是分开住好。


夏霁在身体问题上一教训起她来就没完没了,她回忆了一会儿,他还在那儿叨叨叨,于是她舀起一勺汤凑过去,企图堵上他的嘴。


夏霁喝完汤咬住汤勺,眼神在她脸上放肆地游走,活像咬的是她的下唇。


陈桉桉脸热地松开手:“差不多得了,像个老妈子一样。”


夏霁很自然地道:“我哪是老妈子,我是你爸爸,你忘了?”


陈桉桉:“……”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