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掌中娇第7章

王爷的掌中娇第7章

言情小说 2021-03-01 14:42:46

王爷的掌中娇第7章

王爷的掌中娇第7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3-01

熟悉的摆设,让沈念汐从长公主一直绷紧的神经,刹时间放松了下来。

抬手轻抚过那些家具,熟悉的感觉让她眼底泛起雾气,一步步走到里面的梳妆台前,坐下。

看着镜子里那张记忆深处久远的面孔,抬手缓缓覆了上去。

温软的触感,自手心传递,让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重生的喜悦,

眼中蓄满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这张脸,青涩却依旧难掩它的风华,这是她最美好的年纪,是她上一辈子已经忘了的那张脸。

她此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目光痴迷,如痴如醉地抚摸着那张脸。

真好啊,这个时候的她真美!

哪怕她后来出落得再如何绝色倾城,可是她最喜欢的还是如今这张略带着些青涩的脸。

看着看着,她的眼前忽然又浮现出了上一辈子,后来她那疤痕遍布,如厉鬼般的脸,让她瞳孔猛然一怔。

两张不同的脸在镜子里相互交替,让她自心底生起了害怕,惶恐。

她手足无措的用手擦拭着镜面,想看清她此刻到底是哪张脸。

越擦,她的泪水就流的越多,最后整个人干脆趴在妆台上,哭了起来。

守在外面的素语和素鸢两个人,在自家主子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屋里的行为,一直心底担忧。

如今听见屋里传出哭声,两人脸上的担忧越发的重。

“二小姐这样,要不去请夫人吧?”素语扒着门,脸贴在门上,努力的想看清里面的情况。

素鸢皱着眉头,看了两眼紧闭的房门,点了头,“行,我去叫夫人,你在这好好守着。”

“行行行,你快去吧。”

素鸢一路小跑到了荣和堂。

“素鸢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是小姐有什么事吗?”守门的侍女见素鸢神色紧张,开口问。

素鸢不多废话:“你快进去禀报夫人,说二小姐出事了。”

那小侍女也不敢耽误,立刻进去禀报。

跪在佛像前,虔诚礼佛的郑氏侧耳听见有人进来的脚步声,眼也不睁的淡淡开口:“出什么事了?”

静音轻手轻脚的走到她的身边,低声回话,“素鸢过来了,说是二小姐出事了。”

话落,郑氏睁开了眼,让静音扶她起来,“走吧,去看看。”

素鸢很快把郑氏带到了听风苑,来的路上,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郑氏听完,眉头轻蹙,眼底是对沈知婉浓浓的不喜,“她倒是会躲。”

素鸢不答,把人带到了沈念汐的屋门前,让素语叩门。

“二小姐,夫人来看你了!”

“二小姐!”

叫了好几声,里面也没有反应。

郑氏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些,“汐儿,我是母亲,你快开开门。”

无动于衷。

郑氏的眼底寒意凛冽,转身交代素鸢二人:“你们两个好好的守在这儿,若是二小姐叫人,你们都好好应着。”

“是。”

郑氏带着静音往前院去,让人把林氏和沈知婉都给叫过来。

刚上完药的沈知婉得知郑氏叫她和她母亲往前院去,心底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测。

紧张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林氏:“娘,怎么办啊?大夫人她突然这个时候叫我们过去,是不是知道了长公主府上的事?”

林氏也不知道,见女儿有些害怕,柔声安慰道:“没事,你都已经被长公主罚了,还被那沈念汐打了一巴掌,她还能再动手?不过顶多训斥几句罢了。”

但是沈知婉的担心害怕并未因此减少。

母女二人很快来到了前堂,一进门,二人就感受到了堂里有些凝重压抑的气氛,走在林氏身后的沈知婉把头埋得更低了些,无意间将袖子揪紧了些。

林氏进府也有些年头了,哪怕日日都能看见郑氏那张脸,但是眼下再看,还是会嫉妒。

想她的相貌也是一等一的,性情更是温柔,却在郑氏的面前,她依旧被衬得如同地上的泥。

来时的害怕惶恐,此刻在林氏心底已经全部被那滔天的嫉妒给代替。

“妾身林氏给夫人请安了。”

郑氏对她眼底的嫉妒熟视无睹,对她的行礼,并没有立刻叫她起来,就一直让她这么保持着行礼的姿态。

沈知婉见林氏被郑氏如此欺负,心底愤恨,咬了咬牙,道:“女儿知婉给母亲请安。”

郑氏这才把目光落到她身上,在看到她那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右手,和脸上那夺目的红痕时,目光多停留了一瞬。

“知婉啊,长公主府上的牡丹,如何?”

沈知婉这下是明白了,郑氏已经知道了长公主府上发生的事,她把沈念汐当做挡箭牌,害的她被打了脸,极其疼女的郑氏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沈知婉脸色淡了几分,在郑氏的威严下,她轻声开了口,“回母亲,长公主府上的牡丹皆是上上之品,自是极好的。”

音落,就听见上方传来茶杯与桌面相碰的声响,让沈知婉身体控制不住的颤了一下。

“既然这样,那你与我说说,你为何还要招惹晋阳郡主,是不是那些牡丹入不了你的眼啊?”

郑氏手中的佛珠慢慢地捻着,语气平淡,却是让人无端的生出惧意。

林氏在沈知婉回院子后,就知道了长公主府上发生的事,这下她也知道郑氏是为她女儿出气来了。

连忙跪下解释:“夫人,婉儿她也并非故意招惹晋阳郡主,晋阳郡主脾性火爆,生性善妒,不过是婉儿的画技得了二皇子的几句夸赞,她便动手打人,怎能怪婉儿?”

郑氏神情不变,连语气都是没有分毫波动,“林氏,晋阳郡主是什么人,本夫人比你清楚,人家堂堂郡主,生性直率,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对付她一个庶女,这不是自降身份吗?”

庶女这两个字,让林氏与沈知婉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沈知婉这时蓦然抬起了头,一张脸上布着几条泪痕,水光盈盈的双目直望着郑氏,“母亲若是想为二妹妹出气,直接动手便是,何故拿话刺我。我与晋阳郡主的事,本就是她有错在先。”

刚走到门口的沈念汐就听见沈知婉的最后两句话,眼底掠过讽刺。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