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如你第2章

星辰如你第2章

言情小说 2021-02-27 14:35:44

星辰如你第2章

星辰如你第2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2-27

乔知非正准备说不算是,楼钧已经先一步说:“她不是,好好坐着。”

靳瑶没有不高兴,凑到乔知非身边小声说:“我今天偷偷跑来的,都没有提前告诉他,他正生我气呢。”

“哦,是吗?”乔知非扯扯嘴角。

女生带着试探的那点儿小心思不可能瞒得过她,分手的传闻看来也是假的。

想也知道,楼钧之前出门应该是出去接人了。而且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借口,并没有告诉靳瑶团队出事的事情。现在这个小旅馆里,除了楼钧本人出现了她这么个存在,人家女朋友会奇怪很正常。

吃了晚饭已经将近九点半,楼钧给靳瑶另外开了个房间让她去休息。

等到人走后,他转身对着正在找老板拿吹风机的乔知非说了一句:“出来一下。”

乔知非顿了顿,还是跟着他出了门。

夜晚的风有些刺骨,连路灯都昏暗不明。楼钧身高腿长地靠在门外的墙上,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

“有事?”乔知非在旁边站定。

楼钧偏头看她,顿了一下才从兜里摸出东西扔给她,指了指她手腕的位置说:“自己处理一下。”

乔知非这才发现他扔来的是一瓶类似红花油的药。

她嗤了一声:“我要说谢谢吗?”

乔知非也算在职场摸爬滚打了很久,待人处事一向极有分寸。但是没办法,她和楼钧之间有一个极差的初印象。

楼钧并没有理会她的态度,说出了找她的最终目的:“不管这次的事情是不是和你相关,我不希望在以后的任何时间地点看到关于今天的相关报道。”

给一颗甜枣,还想打她一巴掌?

乔知非怀疑自己这一年的好脾气得在这一天之内耗光。

她不咸不淡地冷哼了一声:“你指什么?是楼先生工作时受到不明袭击,还是和前女友破镜重圆?哦,不对,是和女朋友打破谣言感情依旧?”

她太尖锐,像是浑身都扎满了刺。

楼钧抖了抖手上的烟灰,表情不变:“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我指的是,所有。”

“楼先生,”乔知非深吸了口气,从下午到现在都没顺过来的那口气终于爆发,“没有谁喜欢一而再地被威胁。我想你可能不太了解我的工作。没错,我乔知非的风评不见得有多好,也常和社交媒体打交道,但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就不劳你操心了。”

楼钧扔了手上的烟,慢慢用脚碾熄。

他眯了眯眼睛,叫人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

最后,他抬头看了她一眼,说:“愤怒在我这里并不能证明什么,反而让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他说完这句话起身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身,“对了,靳瑶她一向喜欢交朋友,对人也没什么戒心。如果可以,你尽管对她冷淡一些。”

乔知非默然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她突然想起以前有人和她八卦说,娱乐圈那个大染缸最不能得罪的女星,靳瑶算一个。招惹她,有人会活剐了你。

这个人指的不是别人,正是楼钧。

乔知非嘴角抽了抽,这一个两个的,跟她有关系?

原本定的将近一个星期的拍摄行程,即使因为摄制组遇袭耽误了两天,但因为楼钧极高的业务能力,硬生生在原定的工作日程上还缩减了一天。

一下子就有无数纷杂的事情涌了上来。

乔知非连轴转了两天,飞机落地海市的当天下午,她回到家后感冒彻底爆发,拖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都不见好。

她后面又忙着修改时装设计稿,时间稍微缓下来已经是12月中旬。

约了苏金月在步行街她们常去的那家咖啡店见面,她到得有些早,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

二十分钟后,苏金月挎着包匆匆赶来,见着她惊讶道:“你什么情况啊?几天没见瘦这么多?”

“感冒了。”乔知非没忍住咳嗽起来,整张脸都咳红了。

苏金月没好气:“让你工作那么拼,还非得跑那么远亲自去盯着,感冒了吧,要是让我妈知道估计又得念叨你了。”

“老师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

乔知非进修服装设计,老师刚好是著名的服装设计师何红英,也是苏金月的母亲。

苏金月认识乔知非好些年,最了解她不过,问:“还在为网上的事情烦心?那些人就是闲得没事做,你别放在心上。”

乔知非撑着头,浅笑:“没放,真要走心,我估计早被自己给气死了。”

混进这个圈子少不了挨一些骂,乔知非现在已经很少上网,毕竟一打开就是诸如“乔知非?不就是一卖衣服的”“什么呀,人家是设计师,有自己的品牌好吗”“那不就是一网红,我看除了那张脸也就穿衣搭配还行,但炒作就有点恶心了,还是拉着人家楼钧,想红的话也得看看对象吧”“对啊,楼钧那是什么地位的人,有些媒体还吹捧乔知非是时尚名媛圈新起之秀?真的不是来搞笑的吗?‘名媛’二字真以为什么人都能担得起”……

关于这样的帖子和报道已经在首页上飘了一个多星期了。

楼钧就是时尚界很特别的存在,社交媒体和大众不止关注他多年的成就和能力,同时也很关心他的私生活和情感状态。

苏金月很奇怪地说:“这回的事情我怎么看着不太寻常啊,楼钧的团队以前是绝对不会让他沾上这些花边新闻的,处理起来都雷厉风行。这次是怎么回事?他倒是没什么问题,骂名全让你背了。”

乔知非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估计是因为他女朋友。”

乔知非之前联系过相熟的媒体朋友,得知这次从西北回程途中楼钧和靳瑶在机场被拍了,楼钧的团队授意压下新闻。而她原本就处在风口浪尖,再次被推出去顶缸是圈子里惯用的手段了。

毕竟大多数媒体宁愿把她踩到泥里,也绝对不会冒百分之一的风险去得罪楼钧。

“女朋友?不是说他们分手了吗?”苏金月很惊讶。

“应该是没有。”

短短几天的拍摄行程,两人同进同出,楼钧团队里的人更是对靳瑶照顾有加,这不可能是分手后该有的样子。

苏金月担忧地问:“那你之前报名的时装秀设计大赛还去吗?我听说楼钧好像是此次大赛的评委之一。”

乔知非手一抖,咖啡险些洒出来。这次大赛是提前一个月就报了名的,作品也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至于评委是谁,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

她突然回想起上次见面。

那个男人将她堵在昏暗的墙角,他的眼神、语气、声音仿佛都还在耳侧。如果可以,她希望再也不要和这个人打交道。

毕竟这几年别的没学会,什么人能惹,什么人该避她还是清楚的。

但为了这样的理由放弃比赛,她终究是有些不甘心。

她想了想说:“去,为什么不去?”

苏金月知道乔知非的脾性,了然地笑了声,和她八卦道:“你知道的,楼家家大业大,最近似乎也不怎么太平。你应该也能猜到,楼钧隐退自己做投资看似和楼家生意没什么牵扯,但我听说他爸爸很中意他,成为兄弟的最大威胁,他的日子估计也不轻松。有钱人嘛,有些游戏规则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苏金月靠近她小声说:“而且一直有小道消息传出,楼钧是楼家的私生子。”

乔知非:“……”

果然,所谓的豪门秘事,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