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8章

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8章

言情小说 2021-01-28 12:09:00

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8章

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8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1-28

大渝自高祖皇帝起立下规矩,不论皇子还是公主,皆可为皇储,大渝自开国以来已经有三位女帝。和这一条规矩相对应的,是大渝朝堂允许女子参加科举考试,入朝为官。


当今宣和帝膝下有四女二子,其中锦泰公主宋三月自小便被誉为“神童”,天资最高,一直是当成皇位***人在养的。等她年岁渐大之后,才能更是被朝野上下称颂,及笄之年便被加封为皇太女。


加封锦泰公主为皇太女的同年年底,宣和帝选了丞相齐算之子齐易为驸马。本就是皇太女,又有丞相相助,若没有意外,锦泰公主便是下一任大渝的君主。


但这意外就这么发生了,还发生得猝不及防,让所有知***都心惊不已。


大渝公主待及笄之后便会搬离皇宫,住到自己的府邸之中,宋三月便是死在了自己府中的一处阁楼里,死相凄惨无比。心口中刀,脸被划花,头部还有被砸的痕迹。


皇储暴毙身亡,这事情一旦传出去,朝堂上下定会不安。宣和帝下令***息,对外称公主练习骑射时摔断了腿,需要在府中静养。


公主府的人都是宣和帝亲自挑选的,上上下下皆长着同一条舌头,案子已经过了十日,硬是没传出一丁点儿的风声来。


宣和帝将公主暴毙一案交给成决***调查,许他行事便宜之权,但不能把事情张扬出去。而且,要他一个月之内查出***,否则便将他革职查办,打入天牢。


成决的调查进展缓慢,到最后几乎是寸步难行。


因为就在宋三月身亡的前一日,其他三位公主皆来过锦泰公主府又离开,虽她们离开的时间不同,但都在宋三月死亡的时辰之前。


宣和帝召了三位公主私下进行审问,成决躲在屏风后听着。三位公主都说是锦泰公主邀她们姐妹过府聚一聚。这样的聚会从前也时不时就会有,都只是略坐坐便走了。三人说辞各有不同,但都坚决否认看见了什么异样。


涉案的是皇家公主,成决不可能对其用刑逼供。大理寺的人到底有几斤几两重他心中更是有数。眼看着一个月的期限一日日过去了,他这才以月初的案子为考核题,招真正有能力、可以助他的人入大理寺,与他一同查公主暴毙一案。


而招来的周真真会催眠之术,可在审讯时出其不意,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春雨停后的这个夜,静谧悠长。


城西天弘***东厢房的门“嘎吱”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开,起夜的丫鬟阿元走到廊下,听到动静快步走了过来:“少爷可是渴了?”


门前直立着一道身影,在忽明忽暗的月光里,他一转头,一脸奇怪的笑,阿元看得害怕地***两步:“少……少爷你怎么了?”


顾青咧开嘴笑了,声音沙哑、粗粝得仿佛被人扼住了脖子:“红梅娘子,红梅娘子……”他越笑越凄厉,冲过来一把掐住阿元的咽喉,寸寸***,“交出来,交出来!”


“少……少爷……来……来人啊……”阿元感觉一阵阵眩晕,衣袖也在混乱中被撕开,拍打着顾青胳膊的手渐渐无力,就在她只有一口气吊着的时候,钳制着她的手突然松开,她深深地喘着气,“啊”地尖叫一声,手脚并用地往门外跑。


顾青跌坐在原地,目光涣散,唇瓣不断地嗫嚅着:“没有红梅,没有,没有……”


他怔怔地抬头看着一弯月,两行泪倏地滑落。


对外,烟柳坊月初姑娘死亡案可谓是乱到扑朔迷离。


晨起,周真真被王大拉着送了几次早点给茶楼的客人,来回就听了不下五个版本。什么月初生不出孩子,顾青想解除婚约,月初就一脖子吊死;什么老鸨四娘觉得顾家聘礼给少了,央着月初一哭二闹三上吊,多要点银子,结果月初吊上去打了死结,直接死翘翘……她听得整个人都不是很好。


“哎哎哎,真真,你不是进大理寺做官去了?给咱们透点儿内部消息啊,这月初姑娘究竟是咋没了的?”


她送一屉热腾腾的包子上去,被常来茶楼的李二公子拉住了。


周真真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如今大理寺因为这件案子乱作一团,越查下去越觉得这案子深不可测,涉及常去的有脸面的人,甚至都惊动了皇上。”


她说着声音压低,神神秘秘地继续道:“我们大理寺卿成大人一日三趟地往宫里跑,就是被皇上叫过去骂的。”


众人皆是一副听到最新八卦消息的满足脸,在周真真转身之后,他们继续凑在一起边吃边聊。她回厨房掀开锅盖,今儿早上做的是红豆糕,最上边放了一颗去了核儿的红枣。她抓了几个红豆糕揣走,出门朝着大理寺的方向去了。


翠儿已经招认并被大理寺***监押,但是月初案到现在都并未对外公布***,为的是让成决借着查月初案的由头去查锦泰公主案。


月初案在长安城传得越邪乎,就越能让成决的所作所为不引人注意。


周真真已经想过了,他日月初案***大白之时,若是李二公子埋怨她不说真话,她也能有所辩解。反正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只不过说的案子不是李二公子想的,他若是当真了,完全是因为他想太多。


周真真想到李二公子那吃瘪的黑脸就觉得有意思,一路小跑着到了成决办公的独间,将红豆糕放在了案几上。


这屋子里的卷宗是拿走一批又来一批,永远都是随意地堆在一起,尤其是这案头上更是几乎没有空余的地方。周真真将袖子往上挽了挽,将卷宗按日期排好,齐整整地摆了三列。


自动忽略掉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卷宗,她叉着腰看着整洁的案几,满意地拍拍手。


大理寺只有身为大理寺卿的成决有一间单独办公的屋子,其余的***按照负责的内容不同分别在东、南、西三苑。


周真真暂时在管理卷宗案脉的东苑,和孟泛同屋,但因为官位差一截,两人的座位隔了很远。


孟泛办公事的时候倒是既认真又严肃,和他平时的做派相去甚远。只是他在出去又回来时,若是撞见周真真的视线就笑嘻嘻地挑一下眉,随后又恢复如常。


到了正午时分暂时休息,众人皆去吃午饭,孟泛才得空跑到她旁边:“哎真真,今日的白糕呢?我为了能多吃两个白糕,特意连早饭都没吃。”


他越这么说得真诚,周真真越觉得他不容易。


为了让新同僚能尽***觉到这冷漠大环境中的一丝丝暖意,孟大人真的是用尽全身力气了。她不好拂了他的好意,只好道:“早上茶楼客多,糕点都卖完了,下次,下次。”


“那好吧。对了!你中午吃什么?要不要一起?前边有家馆子的蒸肉很好吃……”


“她没空。”自门口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下一刻,成决负手进了门。


周真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孟泛不禁问她:“你中午要做什么?带我一起啊!”他可不想吃饭的时候还面对这么一堆不苟言笑的冰块,会消化不良的。


“她要跟本官出去查案,你去,等着被人催眠?”成决的视线在周真真微垂的脸颊上一转,再停在孟泛身上就冷上不少,看得他有些发怵。


“你这两日很闲?要不要我打发你去抄十本卷宗?”


“不用了,不用了,下官想起来还有事,这就去忙了,大人请便。”孟泛拱了拱手,逃也似的跑了。


“跟我去一趟公主府。”


周真真点头应下,成决眉心微微拧了拧,吐出一句:“我不喜欢吃红豆。”


“啊……啊?”他这一句话说得突然,周真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色涨红,一张圆圆的脸像熟透的果子般饱满,她支吾了半晌,试探地道,“那明日还换成白糕?”


成决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连带着看她也顺眼了不少。


还算有眼力见。


锦泰公主府在长安城东,离皇宫只有三条街的距离。


宋三月还不到十岁的时候宣和帝便命人开始建公主府,耗时三年建成。公主府里面每一处亭台阁楼都是比照江南景色,让公主即使身处北方也能领略江南风光。


整个公主府里藏金堆玉的是后花园荷花池边的那座望星阁,两层楼的摆件都是宣和帝命人四处搜罗来的奇珍异宝,每一样都价值千金,长安城将望星阁戏称为第二个国库。


成决带着周真真从公主府后边的角门进去,开门迎他们的丫鬟叫玢儿,轻车熟路地引他们往望星阁方向去。


途中他们遇到过几拨下人,但那些人见到他们就和没看见一样,面上没什么表情,只脚下匆匆,如旧地忙活着,像是这府中的公主依旧还在一样。


阳春三月的天,周真真却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往上蹿,说不出的难受。


带着他们走到望星阁,玢儿便退下了。


成决伸手推开了门,许是多日未有人进来,里面有些阴凉,周真真打了个哆嗦。


阁楼里的布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金碧辉煌,反倒是雅致的,但仔细地端详起来,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够让人暗暗咋舌的。


半面墙的书皆是绝世孤本,在金丝楠木打的架子上码得整整齐齐,墙上挂着字画,是前朝被誉为“画痴”的风景画大家王卫安所绘的《四季风景》全图,窗边幽兰旁放着一方紫檀古琴,天下独此一把。拐进琉璃屏风,小几上摆着下了一半的棋盘,黑子与白子分庭抗礼,中间像是隔了条银河。棋子由玉石所制,触手生温。


琴棋书画,样样齐全。


而且样样都很贵。


连周真真这种不甚爱钱财的人,都有一种想抱走一样的冲动。


“锦泰公主就是在这个位置被人发现没气了的。”书架前是一方桌案,成决走到桌案之前站定,指了指外面道,“脑袋对着门。”


“我已经审过公主府的人。玢儿说案发之前锦泰公主请了另三位公主到阁楼做客。自从锦泰公主搬到公主府之后,每逢几位公主聚会便会遣退下人,这次也是一样。”


周真真扬着脸,认真思考时小眉头紧皱,让成决有种想要伸手抚平的冲动。


“这么说起来,那日在案发现场出现过的人,就只有三位公主了……”


卷宗上记载,宋三月的死亡原因不明。


她胸口中的刀以及头上遭受的重击,都是致命的,但因为时间相隔太近,无法细致地辨别到底是其中哪一种导致宋三月死亡的。


换言之,两种都有可能。


“成大人可有办法让下官去审一审另外三位公主?”


“之前皇上分别召见过三位公主,状似无意间问起她们到锦泰公主府做了什么。几位公主的回答皆是和从前一样,根本不知晓锦泰公主死亡之事。”


皇上要密查,若是他们大张旗鼓地去审问,这就跟把“锦泰公主死了”这六个大字用隶书写在长安城门口差不多。


与其这么麻烦地找死,不如自己抹脖子来得干脆些。周真真意识到这一点,总算是感受到了这个案子的棘手之处。


她转过身,就见成决闭着眼睛,右手还下意识地比画着,叙述着之前他进案发现场时看见的景象,声音清清冷冷的。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