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7章

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7章

言情小说 2021-01-28 12:08:55

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7章

大理寺的宠爱日常第7章

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21-01-28

这一日之后,周真真就算正式进了大理寺,却没个正式的官位。


成决说如今大理寺的官位没有空缺,让她先跟着少丞孟泛,三五日内就会将她安排妥当。


孟泛刚满二十二岁,是前年科举考试中的一甲第三名探花。他入职大理寺不过三日,成决便道若不是他的话太多,大抵状元就是他的。


大理寺的同僚大多随了老大成决的性子,话实在不多,孟泛整日也没什么可说话的人。这下来了个周真真,他那张嘴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他带着周真真在大理寺府衙前后转了半日,嘴唇都快磨薄了一层。


“哎对了,你不是长安人吧?那你之后住哪儿啊?要是没地儿住,我帮你找个院子,保管物美价廉、地段好。”


周真真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还住在满月茶楼后院,我住习惯了,还能蹭吃蹭喝。我跟你讲,我家掌柜的亲手做的糕点那叫一绝……”


一提到吃,周真真的两只眼睛都在放光,笑眯眯地道:“明早我来大理寺给孟大人也带些过来。”


“那敢情好。”孟泛笑着,两人已经绕了一圈又转回了起点,往前看能透过窗棂看见成决的侧影。


“成大人可真忙。”周真真讷讷地叹着,转了话头问,“孟大人,成大人喜欢吃糕点吗?”


“可能吧……”孟泛的面色有些古怪,模糊地应了一句,随后又道,“走,我带你去见见其他同僚。”


大理寺下衙之前,周真真就回了满月茶楼,她和王大提了继续在后院住下,她会每个月交些银两。王大嘴上嘟囔着“你这死丫头怎么还赖着不走了?”转过身却咧开嘴笑了。


这日,周真真帮着王大在茶楼忙活到晚上,才回了后院。


这院子不大,东厢房住着王大两口子,王大嫂前些日子回了娘家,而周真真住在西厢房。将门窗掩好躺在床上,周真真盯着床顶弯了弯眼:“我终于进大理寺了。”


心满意足的这***,周真真第无数次地做了那个梦。


大雨滂沱夜,城隍庙宇前。


火堆被风吹得晃晃悠悠,吹得那人的声音飘飘荡荡:“这世上并不是只有黑白二色,还有夹在其中的灰色,断案查明***,为的就是让黑褪为白,灰渐为白。公理不在世道,只在人心。”


……


火灭风止。


周真真睁开眼,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


长安一夜雨,洗去多少脏污纤尘。


收拾完之后,她拿了一个纸袋装了几块白糕裹进怀里,背对着王大蹭着跑出了门。


成决下了早朝回到大理寺,案头上堆得挤挤压压的卷宗,摞得整齐地放在一侧,另一侧放着一个纸袋,里面是几块白糕,已经有些凉了。


这么忙活一个早上,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吃没吃早饭。


这些没什么必要的小事儿他一贯记不得,只是闻到白糕的香味,他的肚子跟着叫了两声,应该是没吃。


成决捏了一小块白糕放在嘴里,虽然已经凉了,但又甜又糯,很是好吃。


外头有人敲了三下门,孟泛抱着新一打卷宗进来:“周真真带过来的白糕还真挺好吃的,我就猜成大人也会喜欢的。”


那最后一口白糕卡在嗓子眼儿处,成决生咽了下去,若无其事地“哦”了一声:“原来是她带来的。”


“是啊,就分给了下官两块,其余的都拿到这儿来了。”


成决的眸子眯了眯,没再说什么,等到孟泛将东西放好准备出去时,他才又开口:“你去把周真真叫过来,你今日不用再带她了。”


“知道了。”


刚结盟一日这联盟就要散了,孟泛很是惆怅。


周真真来得很快。大理寺的官服还没来得及做,她还穿着自己的衣裳,裹着一件鹅***的碎花裙,头上绾了个歪髻,几绺碎发编成小股顺着垂下来,随着她的动作一摆一摆的。


“成大人有事找下官?”


成决凝眼看着她,点头:“嗯,是有事。”


他从最下面一层抽出一本卷宗,指尖扣了扣桌案,道:“过来看看吧!”


周真真打从看破月初案***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成决选人来破案子不假,但办的并不是月初的案子,而是他自己都觉得难以下手的案子。


要么牵连深广,要么案情诡谲。


饶是心下已经有了计较,但翻开卷宗的那一刻她还是心下一凛,黑白分明的眼底满是震惊:“锦……”


成决抬手打断她的话:“你要知晓这事情的分寸,一旦破不了案,以死谢罪都是轻的。你想好,若是要留,就要做好准备;若是要走,本官也不强求。”


周真真只是震惊了那么片刻,便郑重地点头:“我想留在成大人身边。”


成决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视线却扫了扫被揉成团、扔在地上的纸袋,状似自然地开口道:“方才孟泛进来,我见他捂着嘴,大抵是吃了甜的东西牙疼犯了。”


周真真有些***,这还是成决第一次同自己闲聊。


“孟大人牙疼吗?可吃白糕时他也没说……”而且,他还吃得很欢快。


“他嫌这病多是姑娘家会得的,怕说出去会让人笑话。这大理寺中除了本官以外,旁的人也不知晓。”


“哦,那下官明日就不给他带了。”想起今日孟泛一口三个,吃得笑容满面的样子,周真真就觉得愧疚。


怕她以为自己会嫌弃,他就硬生生地吃,多好的人哪!


成决坐在那儿八方不动,敛着眉容一脸正色地想:若是白糕没分给孟泛,那他今日就可以吃饱了。


周真真看那份卷宗看到午后才出来。


雨已经停了,桃花开了一簇,就在墙根。


她深深地嗅了一口,除了花香,还嗅到了***气息。


她眼前浮现卷宗的第一页:锦泰公主宋三月在自己宫中的阁楼里身亡,死因不明。


这长安城,怕要变天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